The Enforcement of Decisions made by Chinese Courts in Israel [Chinese]
01/11/2015
image

尽管中以两国未就判决执行事宜达成一份正式的国际条约,以色列特拉维夫地区法院在2015年10月6日作出了一份开创性的判决,决定强制执行中国南通市法院的判决。这是以色列法院首次处理与中国之间的司法关系问题。

该案件当事人是Reitman先生,一位以色列公民,职业是为国际工程项目分派工人。在2008年,一家中国的国有企业,江苏海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海外集团”)与一家Reitman先生持有的在新西兰设立的公司(以下简称“新西兰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根据该合同,新西兰公司承诺向一个乌克兰的工程项目分派中国工人。该交易最终未能完成,工人们也被遣送回中国。

此后,发生了一系列针对Reitman先生的诉讼。江苏海外集团加入其中一件发生在南通市的正在进行的诉讼。2009年12月12日,南通法院判决支持江苏海外集团,并判令Reitman先生支付人民币8,372,615.36元和551,400美元(以下简称“南通判决”)。尽管Reitman先生被禁止离开中国,但其仍在2009年4月回到了以色列。

2012年11月,江苏海外集团向特拉维夫地区法院提交了一份申请,请求根据1958年以色列的《国外判决强制执行法》(以下简称“《国外判决强制执行法》”),将南通判决作为一份“国外判决”予以强制执行。

根据《国外判决强制执行法》第3条:

若以色列法院认为国外判决符合以下情形,则可宣告该判决是可强制执行的:

(1) 该判决由据其本国法律有权判决的法院作出;且

(2) 该判决不可再上诉;且

(3) 依据以色列的强制执行国外判决法律的规定,该判决的义务是可强制执行的,且该判决的内容不与以色列的公共政策相违背;且

(4) 该判决在作出判决的国家未予执行。

被告并不否认南通判决满足第(2), (3) 或 (4)款的情形。他主要辩称强制执行南通判决并不符合该法第4条的规定。第4条的规定如下:

  1. (a) 若作出判决的国家的法律并未就以色列法院判决的强制执行作出规定,则该国外判决将不能被宣告可强制执行。

(b) 即使不符合第(a)款中所指的互惠原则,法院仍可根据首席检察官的申请,强制执行国外判决。

换言之,Reitman先生主张:中国法院的判决是不可强制执行的,因为中国法院不满足“互惠原则的要求”。这意味着若情形正好相反,中国法院将不会强制执行以色列法院的判决。

截至目前,并没有中国法院强制执行或拒绝强制执行以色列法院判决的案例。

在判决中,该法院引用了以色列最高法院于2014年9月,就一份俄罗斯法院判决的强制执行而作出的判决。在该案件中,最高法院认定:为满足第4条的要求,并不需要证明外国法院已经实际强制执行了以色列法院的判决。法院认为,即使俄罗斯与所涉国家之间没有订立条约,但只要有充分证据表明,作为一项政策,俄罗斯法院会尊重并强制执行外国法院的判决,则此种情形即满足“互惠原则的要求”。

本案中,证据及专家意见均显示,中国法律的条文并不禁止强制执行以色列法院判决。该以色列法院认定:在判决之时,中国法律实践显示,中国法院对于强制执行以色列法院的判决,有合理的可能性,因此,并不需要证明中国法院曾实际强制执行以色列判决。此外,法院提出为鼓励与其他法律体系的国际合作,应对“互惠原则的要求”作出扩大解释,而举证责任应由被告承担。

如上文所述,该以色列法院判决支持江苏海外集团,并驳回Reitman先生的所有主张,包括没有国际管辖权,以及公证审判权。此外,Reitman先生被强制要求支付江苏海外集团的诉讼费用。

该以色列法院亦暗示:若中国法律政策发生变化,或发现以色列法院的判决不能被强制执行,以色列法院将重新考虑他们的政策。

No Fields Found.